星期日, 7月 16, 2017

我是清白的。

 


我沒有隱瞞的習慣,兼且現在是皇上奴婢的關係,奴婢自然得有(沒有)罪得招。


Let's recap in Cantonese.



皇:「我出巡的時候,你有沒有做了什麼錯事?」

蘇小小:「(跪下)回稟大皇,奴婢被慈母們捉我小女子 Jaywalking。)


皇:「咩Jaywalking?」

蘇小小:「(心諗果然係商業 practice 翹楚)回稟大皇,Jaywalking 是刑事罪行,即不依交通燈號橫過馬路。」



皇:「咁你有冇吖?」

蘇小小:「(淚)回稟大皇,大皇亦知道奴婢重感冒連聲音也啞了。事發當天奴婢一夜沒睡精神委靡,隨便穿件 tube top 打算散步一會,累了便回家補眠。事發時奴婢見燈是綠色的才過馬路,誰知過了馬路抵達彼岸即有墨鏡慈母截止奴婢,指著燈說現在是紅燈我要檢控你…


        慈母:「身份證!地址!」

        草民:「(嬌弱地)身份證俾你,地址我唔記得門牌 number 我新搬屋同埋感冒緊依家好曬我頭好暈。」

        慈母:「冇地址你要跟我返差館。」

        草民:「(見慣世面)好啊我都想錄口供啊我過的時候是綠燈如果你在我過馬路時指出其時已經是紅燈我冇野講但你係向我過完馬路先指個燈係紅色係咪有可能有 time lag先喎慈母咁係咪有 doubt 先有 doubt 我係咪有 benefits of doubt 先⋯


(下刪了二小時與慈母共度母親節的情境。)


皇:「😡」

蘇小小:「咩啫。」


皇:「😡😡😡😡😡😡😡😡😡😡」

蘇小小:「咩喎。」


皇:「咁如果收到 prosecution 你 convict 定上庭 😡😡😡😡😡」

蘇小小:「我覺得慈母咁愛我,咁***(不能寫出來);又如果收到檢控,我照寫問係咪有 benefits of doubt 囉。」


皇:「🙄」

蘇小小:「做咩喎如果我有個 litigation 既男朋友呢⋯⋯」

皇:「呢如果你有個 litigation 既男朋友呢⋯⋯佢會煩Q死,佢會收你 Annual Retainer 囉 😡😡😡😡😡😡😡😡😡😡😡😡😡😡😡😡😡😡😡😡😡😡😡😡😡😡😡😡😡😡😡😡😡 」

蘇小小:「🐰。皇上,咱們還是不要討論假設的事情啦。(顧左右而言他)皇上請沐浴,奴婢已經凖備妥當⋯⋯」


🙄🙄🙄🙄🙄🙄🙄🙄🙄


是以,呢單慈母野,我係會(要)自己處理的。


做咩當年唔入法學院呢?(皇:「你白痴囉走去讀 BBA😡😡😡😡😡😡」)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