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25, 2017

駕車赴醫院途上,他指著路旁酒店叫我看,我還在看便突然有股衝力,把我往前抽起,安全帶緊緊地保護我把我扣緊在座位上。


回過神來,前面停了一輛日本車,車上一對男女正下車視察。他立即打開車門,下車向男女對歉,並表示願意賠償。


朝早的陽光正茂,吿士打道上他像一個希臘之神,高大勇敢,承擔過失,不推搪,不含糊,不卑不亢。


那一刻,我為他感到驕傲。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