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15, 2017

那夜凌晨我坐上往大埔的私家車

 (1)

侍奉皇上吃午餐,皇上問起昨夜大埔凌晨之消夜。


皇:「你做咩要講自己幾多歲?人家問你什麼問題鳥?」


婢:「啟稟皇上,昨晚奴婢叫 Room Service 時,叫完野食後酒店員工問我爹地媽咪向邊,逼不得已我才公開年齡鳥。」


皇:「你被人誤會是小孩子實在活該鳥。好心你就諗清楚先打個電話丫嘛你把聲又白痴~」


婢:(跪下)「奴婢知罪!」


皇:「你已經不是第一次鳥!(愈講愈烈)你呀,成日都係咁,平白無故生出多少事鳥?🐦!」


婢:(叩頭)「奴婢該死!」


皇:(拍案而起)「🐦!抵你死要自爆自己貴庚🐦!」


(2)

上午在中文大學。


蘇秘書:(浪漫)「這是母校崇基學院,讓我們步行上去小橋流水~」


蕭律師:「係咪女鬼果度🐦?」(浪漫已被粉碎)


(3)

談找數問題


小老闆:「我俾張支票佢啲 Bank info 向曬上面鳥。」


大老闆:「你真係唔🐦識做人🐦!你估個個識解 cheque 啲數字架?!」


小老闆:「咁係我唔岩囉咩啫。」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