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24, 2017

#男人就是喜歡令女人迷途以便為所欲為

 

風蕭蕭兮@貝袋澳。


#男人就是喜歡令女人迷途以便為所欲為

星期日, 9月 17, 2017

悖論



 悖論,最生動的是「不剪的理髪師」。對哲學一片茫然的蕭公子從法律思維出發,認為此不過是 Conflict of Interest,此男子實在可愛。現在每當我看見任何哲學材料,都忍不住傻笑,小小甜思思。


相信極少香港人對哲學感興趣,可能亦有人認為哲學只是象牙塔的東西沒有什麼用處。但事實郤不然。例如上述悖論就是指出集合與個體相悖,很多其他的邏輯問題亦成為電腦程式語言的基礎。


可以學習哲學實在幸運,對做人處事有指點明燈的作用。比如現正成個香港都怪獸處處,但我們打怪獸時但可仍然有風度有胸襟,無謂打怪獸,自己亦變成怪獸。


尼釆說的。

星期二, 9月 12, 2017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這顧城著名的詩句,我第一次聽到是在香港中文大學百萬大道旁的教室。

工商管理學系學生有自己的書唔讀,卻去上中國文學的課。

這兩句淺白的語句,叫醒了做白日夢的我,照亮了我年輕的臉容。

預科已經脫離了中國文學,實在沒有想過新詩是可以這樣輕盈清新但卻每一句字都是那麼深刻,字字穿心,並烙印在我的手掌上。

那時聽完課就得作文,學畢新詩亦要創作。因為新意像乃新詩之本,我其時看看窗外的樹,便隨手寫了「用力踏死一只曱甴,卻引來千萬點螞蟻。」

因為迷戀「你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這首曾令我心思思的顧城詩句,已經在從我思緒淡然退郤。

今天,我又讀到他的句子,但情境切切,人物細細,我覺得很痛。很心痛。

不過正如我說過的,你以為你可以殲滅嗎?並不,本來平靜的湖水開始見到漣漪,那是退無可退而站在湖邊投出石頭的一代人。

星期日, 8月 27, 2017

留院瑪麗之第四個夜晚

 這樣就是第四個瑪麗的晚上,左手打了點滴,使用電腦不便,唯有看書。



重讀《圓舞》,周承珏的故事,我牽牽嘴角笑了。我又何嘗不是一個周承𤤴?什麼地方一樣?你不知道周承珏,我說了也是白説;你不知道我,我說了亦是白說。




一路走來,許多人說我串。然而串的不是我,而是現實,而是世道人生。許多時候只是我直話直說,當然你可以話我放肆,言則我認為自己是坦白,更是無懼世人眼光。不愛我的人的對我的指指點點,與我何干?嘿,自然慢慢懂得微笑不語。



像那個晚上和中學同學赴宴,她指指鄰桌的一名成熟女士,説面善。我在伊麵中抬頭望了一眼,答到有錢女人個個都打針,個個輪廓不都一模一樣嗎?同學即刻話我衰,轉個頭知道女士芳名,又忍不住笑著和應我。



個個女人都打針,唔通個個女人都想打針咩。



嗱我呢句非常真確,真係想打針咩。朋友一直嘀咕我臉容瘦弱,叫我去打針。我非常高興地宣布我已經回到95磅,塊臉涱卜卜,不用打針。



入醫院但又活潑地生活叫很多無謂的人生無謂的氣。真叫人無奈。這是一種憎人富貴嫌人窮的支流,就算我真係仆街仆到喊,也不代表我要在所有人面前喊。高傲的個性,烈女小姐脾氣,並非浪得虛名。



依然有遠景有盼望,仍然是個活在未來的人,雖然半夢半醒時還是很惶恐,但是我明白時間總會過,時間亦治療一切創傷,明天是另外一天,明天才說。



我堅想出院,無謂霸佔寶貴的醫療資源。「咁你住幾耐呀?醫院搞咩?」蕭公子工作忙碌,眉頭更是深鎖。我再三向他解釋情況。但是如同一齊虛空形而上的事情,很難説服他。



嚇,對過的病人在服用嗎啡?!病房外我是重症,病房內卻是小兒科。快啲,快啲放我走吧。


星期六, 8月 19, 2017

畫紙唔一定係白色的。

 

反了反了:

1)居然在黑色底紙畫畫

2)竟然粉紅顏料咁實色?(油漆嚟架)

3)🐰 做咩喊成咁啫?

4)睇真啲有點咬唇,唔妥吓化你隻衰人兔仔!

5)白色又好黑色又好,該名變態女畫家硬係要筆下動物生野,一點點,嘩好多病毒啊


嗯,冇人明我講咩⋯⋯

星期二, 8月 15, 2017

撒嬌的男人最好命

 


最受不了並非甜言密語或者禮物攻勢,而是堂堂一位大男人,忽然變成小孩子一樣撒嬌或者故意説悔氣說話。


這樣不止是心軟,簡直叫人溶化。這樣只好抱著他的大頭,連聲疊語說好好好,得得得,你説怎麼樣就怎麼樣好了。

星期五, 8月 11, 2017

老師老師

Mr Lai Ying Pun gave us another good lecture:


...Your goal is not to offend but to get what you want.  You can hardly get what you want if you offend others and you are just (((((stupid if you offend needlessly))))).


...You need not raise your voice, which only shows anger or emotional disturbance.  If you are (((((not calm, you are just showing your weakness.)))))


 ...The record of failure can serve as your ammunition. If you are not needlessly provocative, sooner or later you will get what you want.  But you have to be reasonable.  (((((If the truth is on your side, you need not be afraid.  )))))If in doubt, find it out.


*** another way is, 嗲。



 

星期六, 8月 05, 2017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往大埔的私家車


 


呢隻拖住我既手,再講:「知客 look。」


😭😭😭😭😭


途中遇上身穿「文林老鬼」的一大班年輕男孩子。我嘀咕:「老鬼都要 O Camp?」


文林堂在山上,那時候有文林人和我一路行一路玩,結果我叉錯腳弄傷了。


崇基崇基,鞍山蒼蒼,吐露洋洋。

星期二, 8月 01, 2017

禱告

 

 


一位古代的異教徒,在異端之中以智慧而出名,也以智慧為人所讚美。有一次,他跟一個惡人同船,當船遇難時,惡人提高聲音祈禱,但這位聰明的異教徒卻對他說:「我的朋友,請安靜!如果上 帝發現你在船上,船會下沉。」

 

 

齊克果

星期日, 7月 30, 2017

男士風度

為什麼我對 #九龍華仁 的出品情有獨鍾?因為他們都聰明機智,而且情操高尚,有風度,保護女子。


在 WeWork 打乒乓波。蕭公子開波姿勢好架勢,我是不懂得打乒乓波一因為手掌大小一是以迎戰得很用力。


工作了多個小時我肚餓了,臨別揪波,我們重返乒乓球桌。蕭公子示意我站在沙發那一邊,而他則君臨天下,站在玻璃窗前。


「點解呀?」我之前站窗前。


「你打曬出界,我執波執到呢,我企窗前個波可彈範圍比較 restricted ⋯⋯」像法官裁定案件一樣,鐡青口面。


我不作聲。


「好啦好啦,我企沙發果邊我執波囉。」


最後還是鍚住我。


晚餐後又要 walk me home。我婉轉地說:「今天這麼熱,你都係快啲返 Landmark 罷,我一個人回家 no problem 。」


和他相處還有一個特點,每次吃飯吃到尾聲,桌子上各菜盤上一定留著最後一件、最後一囗,大家客氣地禮讓。


相敬如賓。

星期一, 7月 17, 2017

Illustrations Bon Bon


#illustrationbonbon
Raymond talked about my so-called talent. Yup i write poems I dance I sing I act in the camera or on a stage I draw I write a playwright I direct a video I designed my own dresses in my early years of work I style people and I cook. 


Nevertheless I am not at the very best of any of such as I never receive any corresponding training in a strictly professional manner. Coz I am lazy coz I haven't met my master (impeccable while determined arrogance). 



One of the many merits of his is he is always encouraging me regardless how crazy and off-track the ideas being. And he casts support in kind and in mind. He's the man. Absolutely.



And it's the second time he spoke about my illustrations. He is not artistic at all but he embraces the artist facet of mine, alongside my many other vivid characteristics and contradicting traits. 



Once again, he suggested me to put my illustrations on market while making them all in one single style on one single topic first for not to get the audience confused.



Whenever whatsoever he says anything twice, I will work it out and put the thing into practice and I execute. 



This piece is nearly done. I decided to push this style of illustrations to go being sold online. USD xxx each A3 piece including speed delivery via Airmail. 



13.14% of each sales will be donated to Mother's Choice of Hong Kong because to choose a go on giving birth to a little baby on the young mother's own accord is a matter of 1314, 一生一世, one time and forever.



Mother’s Choice is a local Hong Kong charity serving the many children without families and pregnant teenagers in Hong Kong.



Mother's Choice is joining hands with the community to give hope and change the life stories of vulnerable girls and babies. The vision of Mother's Choice is to see every child in a loving family.



This particular topic and style of illustrations also clicks on my Bloody Barbee initiative. It can be bloodily bloody hell if something goes wrong on a girl, a woman, a female being. Not to mention the bloodily bloody blood of the period. Period itself is a period, all in all. Period (即係「完」。)



Sometimes it's an unbearable weight of being. More oftenly as a ripe female being like me, the solid bloody hell is those moments which are unbearably light.



My resourceful young assistant said she felt amazing when she saw how I took and got flowing with the many surprises of work and life. 



Dear o dear, it shan't be somewhat amazing, it's light. It's the weightless-ness. It's bygone is bygone. It's about unloading the past baggages upfront and moving onwards in full swing in swift.



A female body can be as heavy as rock stones yet as light as the snowflakes. Or you can say as heavy as an iceberg yet as light as dust. It depends. It subjects. It matters.


🐰🐰🐰🐰🐰




Sonia 2017 Early Summer, Hong Kong


#illustrationbonbon

#bloodybarbee

#soniasohk

#soniaaristo

#sonialogy

#soniaaristo

#bonbonlifestyle

#七十樓危危下望

#theumbearabelightnessofbeing

#nakedfemaleillustrations

#dalisalvador

#picasso

#renerenemagritte

#hongkongillustrator

#femalebodies


#artistic #ideacreativeid #artoftheday #art #artist #draw #sketch #drawing #instaart #painting #vsco #illustration  #worldofmarkers #artspotlight #instalike #vscocam #beautiful #talent #sketching #creative #masterpiece #amazing #instadraw #instagram #ursfisher #illustrations 


#일러스트 #일러스트레이션 #캘리 #아프다 #安全感 #ukiyoe #markerdrawing #markerdraws #不安全感 #doodle #fanart #sagiri #eromangasensei #anime #manga #描き #アート #アニメ #マンガ #イラスト #かわいい #kawaii #5分スケッチ #5minutesketch #artwork #daily #イラストレーション #イラストレーター #ドローイング #スケッチ


#coloredpencils #realism #freehand #tattoo #beard #maluma #malumafan #malumafamily #malumaniaticas #pop #latin #music #work #willcosta #debbywooo #love #girl #cherrypicking #artshub #lookrookie #unique #originalideas #monotones #대만 #중국어 #사랑


#絵 #女の子 #ファッション #삽화 #digitalpaper #illustrations #handdrawn  #nakeaddict #etsy #etsysuccess #etsyshop

星期日, 7月 16, 2017

我是清白的。

 


我沒有隱瞞的習慣,兼且現在是皇上奴婢的關係,奴婢自然得有(沒有)罪得招。


Let's recap in Cantonese.



皇:「我出巡的時候,你有沒有做了什麼錯事?」

蘇小小:「(跪下)回稟大皇,奴婢被慈母們捉我小女子 Jaywalking。)


皇:「咩Jaywalking?」

蘇小小:「(心諗果然係商業 practice 翹楚)回稟大皇,Jaywalking 是刑事罪行,即不依交通燈號橫過馬路。」



皇:「咁你有冇吖?」

蘇小小:「(淚)回稟大皇,大皇亦知道奴婢重感冒連聲音也啞了。事發當天奴婢一夜沒睡精神委靡,隨便穿件 tube top 打算散步一會,累了便回家補眠。事發時奴婢見燈是綠色的才過馬路,誰知過了馬路抵達彼岸即有墨鏡慈母截止奴婢,指著燈說現在是紅燈我要檢控你…


        慈母:「身份證!地址!」

        草民:「(嬌弱地)身份證俾你,地址我唔記得門牌 number 我新搬屋同埋感冒緊依家好曬我頭好暈。」

        慈母:「冇地址你要跟我返差館。」

        草民:「(見慣世面)好啊我都想錄口供啊我過的時候是綠燈如果你在我過馬路時指出其時已經是紅燈我冇野講但你係向我過完馬路先指個燈係紅色係咪有可能有 time lag先喎慈母咁係咪有 doubt 先有 doubt 我係咪有 benefits of doubt 先⋯


(下刪了二小時與慈母共度母親節的情境。)


皇:「😡」

蘇小小:「咩啫。」


皇:「😡😡😡😡😡😡😡😡😡😡」

蘇小小:「咩喎。」


皇:「咁如果收到 prosecution 你 convict 定上庭 😡😡😡😡😡」

蘇小小:「我覺得慈母咁愛我,咁***(不能寫出來);又如果收到檢控,我照寫問係咪有 benefits of doubt 囉。」


皇:「🙄」

蘇小小:「做咩喎如果我有個 litigation 既男朋友呢⋯⋯」

皇:「呢如果你有個 litigation 既男朋友呢⋯⋯佢會煩Q死,佢會收你 Annual Retainer 囉 😡😡😡😡😡😡😡😡😡😡😡😡😡😡😡😡😡😡😡😡😡😡😡😡😡😡😡😡😡😡😡😡😡 」

蘇小小:「🐰。皇上,咱們還是不要討論假設的事情啦。(顧左右而言他)皇上請沐浴,奴婢已經凖備妥當⋯⋯」


🙄🙄🙄🙄🙄🙄🙄🙄🙄


是以,呢單慈母野,我係會(要)自己處理的。


做咩當年唔入法學院呢?(皇:「你白痴囉走去讀 BBA😡😡😡😡😡😡」)

星期日, 6月 25, 2017

駕車赴醫院途上,他指著路旁酒店叫我看,我還在看便突然有股衝力,把我往前抽起,安全帶緊緊地保護我把我扣緊在座位上。


回過神來,前面停了一輛日本車,車上一對男女正下車視察。他立即打開車門,下車向男女對歉,並表示願意賠償。


朝早的陽光正茂,吿士打道上他像一個希臘之神,高大勇敢,承擔過失,不推搪,不含糊,不卑不亢。


那一刻,我為他感到驕傲。


星期一, 5月 29, 2017

笑忘書

 

藍色血人吹奏凱旋號叫

朱血獵獸騎著七彩獨角馬兒軍臨天下

墨綠的橄欖技要被遣忘

不是忘記就是死去

這正好是一本好看小說

其為《笑忘書》 https://t.co/jymxkYGVjG

星期五, 5月 19, 2017

青春


 


經過三年的痛苦,總算捱過了,現在只是錢的問題。然而誰沒有錢的問題呢?上市公司尚要撲水,所謂萬惡的金錢。


十七年前從來沒有想到這個港大的法律系學生會陪我長大,幫助我走過低谷,亦陪我看盡高處的風景。我們本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人,能夠遇上當真是天主的安排。多謝 Joseph 。


當然我是 high maintenance ,不然你認為我是怎樣維持青春?又要提黎堅惠的見解:青春不在乎皮光肉滑,而是盡情追求心中的真善美。


此話有深刻的 implication ,首先你要有真善美鑑別能力,其次你要堅持真善美的追求。世界上太多誘惑,又或者懶惰,追追下唔追,變得傭俗,生活只是營營役役。


再者,話說回來,皮光肉滑仍然是重要的,至少體重適宜,皮膚狀況良好,否則出門穿衣服化妝都是為難。


生活在很多人的幫助下慢慢重回正軌。今年秋天,應該可以把鎖事都一一了斷,做番個清楚明快的人。火爆的烈女性格亦要改變。


常常覺得自己想要的東西,總是會得到。我的生意拍檔不知道他對我的意義有多大。我想做 serviced office 的生意,company secretary 一條龍嘛,自己財力不足,竟然由他圓了我的夢。


有機會,情調好些的日子我會告訴他。努力把事情做好,增加租金收入是報答,同時把感恩之情宣之於囗同樣重要。人生匆匆而渺渺,依家唔講幾時講?好,佢返港我即刻同佢講。


還有新加坡的靚仔們,我不知道你們會否成功但我希望你們成功,市場已經有競爭者,速度和質量都要提高。亦多謝攝影師,你鏡頭下的我模樣可愛。等有機會一起發圍。


這個年紀仍然天天有新鮮的事物發生,誰可以料到?《紅樓夢》林黛玉十多歳含恨而終,我視作最佳娛樂的亦舒,其筆下女子三十歲就已經世界沒日。能夠在這個年紀屢試屢戰,真是不容易。


要對自己更好。

星期一, 5月 15, 2017

那夜凌晨我坐上往大埔的私家車

 (1)

侍奉皇上吃午餐,皇上問起昨夜大埔凌晨之消夜。


皇:「你做咩要講自己幾多歲?人家問你什麼問題鳥?」


婢:「啟稟皇上,昨晚奴婢叫 Room Service 時,叫完野食後酒店員工問我爹地媽咪向邊,逼不得已我才公開年齡鳥。」


皇:「你被人誤會是小孩子實在活該鳥。好心你就諗清楚先打個電話丫嘛你把聲又白痴~」


婢:(跪下)「奴婢知罪!」


皇:「你已經不是第一次鳥!(愈講愈烈)你呀,成日都係咁,平白無故生出多少事鳥?🐦!」


婢:(叩頭)「奴婢該死!」


皇:(拍案而起)「🐦!抵你死要自爆自己貴庚🐦!」


(2)

上午在中文大學。


蘇秘書:(浪漫)「這是母校崇基學院,讓我們步行上去小橋流水~」


蕭律師:「係咪女鬼果度🐦?」(浪漫已被粉碎)


(3)

談找數問題


小老闆:「我俾張支票佢啲 Bank info 向曬上面鳥。」


大老闆:「你真係唔🐦識做人🐦!你估個個識解 cheque 啲數字架?!」


小老闆:「咁係我唔岩囉咩啫。」

星期一, 5月 01, 2017

器官捐贈

許多話題沒有討論呢。


像器官捐贈,開正你果行其實。普通法絕對建基於其時道德,而法律卻絕不涵蓋道德的所有範圍。


我本人是不支持點名捐贈器官,雖然即使不點名,只要知道器官捐贈冊排名,捐贈者亦可能知情受贈者是誰人。


這單新聞全港各方人等各自 spin,事情越弄越複雜,連捐贈者在手術康復中也要意無反顧地幫助解畫。然而亦看見有評論問為什麼有人有兩次機會,而這第二次機會,是否有其他生命付出了機會成本。


至於利用其他動物及甚至異想天開地利用複製人孕育器官,以成就移植器官,救活人類生命亦逃不了道德批判的命題。讀過衞斯理的人,應該已經有思考過雷同的問題。


很久以前我對蕭公子說我不特別支持環保倡議團體,因為我覺得最違反自然的是人類。


現代社會明細地分工,這道德不道德的問題就交給醫生,和代議仕;然而盧醫生畫蛇添足搞到自己形象咁差,立法會又⋯⋯


我是一個不可救藥的思辯者,蘇格拉底果套正中我何車。奈何世界不是這樣的,大部分時間秀才遇著兵,徒呼呵呵。


這叫我懐念中學及大學時代,有事沒事三兩個人天南地北吹水。青春時沒有好好地性感打扮是遺憾,不過算了,青春時有過許多能言善辯道理分明的朋友,聊天爭吵的時光實在是千金不換。


立此存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